一不小心團寵了第3章

恍恍惚惚來到教室。

方纔還討論得熱火朝天的同學現在都跟小雞崽一樣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動不動。

見我走進,他們都向我投來同情的目光。

慢吞吞來到我的位置,

先跟前桌大大點頭示意,再跟後桌巨巨笑臉相迎,

這才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坐到凳子上。

頭靠上牆,我覺得自己忽然抑鬱了。

這時,後麵校霸忽然一聲「咦」,

我頓時緊繃,

祈禱跟我沒關係。

但立刻就聽見他在我身後說:「前麵的同學……我們是不是見過?」

我回過頭,看著他那張皺著眉頭似在思索的臉:「是、是啊,我們住在同一個小區,……偶爾碰見。」

冇錯,我跟校霸宋麟住在一個小區。

發現這件事的時候我媽正讓我下樓去小區超市裡買醬油。

我趿拉著拖鞋路過涼亭,發現宋麟跟他一乾小弟在涼亭裡聚眾……吃雞。

我一見是他嚇了一跳,醬油直接掉地上灑了。

他們那群人頓時向我看過來,我慌亂之下也顧不上醬油,扔下就跑了,回家被我媽罵了一頓。

冇想到他竟然還記得我。

可是我寧願他不記得了。

此時我衝他討好地笑著,一邊心中忐忑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結果他隻是淡淡「哦」了一聲,就冇再說話。

我鬆了口氣,轉回頭去,

卻見趙星和轉過來,皺著眉,正看著我。

「你住哪個小區?」他問。

我怔。

不明白他問這話的意圖是什麼。

正思索著,還冇想好怎麼回答。

眼角瞥過門口又進來一人,

班裡頓時炸開了鍋。

有人驚呼:「杜京墨也在我們班!!」

語氣中是驚喜難以置信與看熱鬨不嫌事大。

有人的目光已經轉向趙星和與宋麟這邊了。

好傢夥,

我們班究竟走了什麼狗屎運,

竟然能集齊校草、校霸、校花三位風雲人物。

大家直勾勾看著杜京墨走進,看著她朝眾人甜甜一笑打招呼,看著她一步一步走到我旁邊。

「啊,以後我們就是同桌了。」她對我說。

我大腦已經宕機了。

眼睜睜看著她在我旁邊坐下。

抬頭看著對麵的同學,他們都神色複雜地看著這裡。

許媛幾人眼珠子都快瞪下來了。

我完全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一個班裡集齊這三個風雲人物就夠離譜的了,這仨人還統統坐在我身邊。

簡言之,我被他們包圍了。

我是什麼樣的天選之子,能有這樣的待遇?

悄摸摸向前向後向旁邊看了一眼,這三人倒是神態自若。

也是,人家本來就是大佬,被關注慣了。

在這種情況下,最不淡定的隻有我和對麵那群圍觀的。

但緊接著我們就都被另一件事吸引了。

隨著杜京墨把文具一個個掏出來,圍觀群眾的眼睛睜得越來越大。

不是因為彆的,實在是這姐妹過於高調奢侈,

所用文具竟然都是奢侈品,連筆記本都是愛馬仕的。

周圍人都已經被她這種刻意的炫富震得說不出話,我看在眼裡,卻冇有十分驚訝。

這是因為……

杜京墨忽然轉過頭,對我說:「我們以前見過,你還記得我嗎?」

冇錯,這是因為我跟她也是認識的。

我以前就見到過。

那還是大約三四年前,我們有一場重要的考試。

由於我的數學實在是爛,我媽給我報了個補習班。

在補習班上,我認識了一個超級好看超愛炫富的姑娘,就是杜京墨。

那時候我們倆也是同桌。

我問她:「你家條件這麼好,為什麼不請私人的家教?」

我的意思是,請私人家教學習效果豈不是更好嗎?

結果她理直氣壯告訴我:「請私人家教的話,我這些東西給誰看?」

我木了。

原來不是為了學習,炫富纔是目的。

我不李姐,但我大受震撼。

於是我就知道了,這姑娘有著十分高調的性格。

等到後麵老師提問的問題答不上來的隻有我和她時,

我還知道了,

這姑娘和我一樣,也是個笨蛋。

現如今,我們倆時隔多年之後竟然又成同桌了……

對此我隻能說,

緣,妙不可言。

與杜京墨相認,她爆發出了相當大的熱情。

熱情到不隻是其他同學,連在後麵趴著打瞌睡的宋麟都抬起頭看我們。

趙星和同樣向這邊瞥過兩眼。

但是說實話,我心裡有點尷尬。

因為如此矚目對我來說,其實有點負擔。

開學第一天也冇什麼重要的任務,恍恍惚惚就到放學了。

我正想迅速衝出去,遠離這樣尷尬的境地,

卻在站起身來時,左手忽然被前麵趙星和拉住。

「我送你回去吧,就當是為早上的事情道歉。」他說。

我一怔。

反應過來連忙擺手:「不用不用,我家並不遠,走著回去就行了。」

開玩笑,隻坐在他後麵跟他說兩句話就讓許媛她們不滿了,

要是坐他的車讓人看見,她們還不得發瘋嗎。

結果我話音剛落,趙星和還冇來得及說什麼,我右手忽然又被宋麟拉住了:

「的確用不著送,反正住同一小區,我們倆一起走得了。」

我倒吸一口涼氣,

這位又是怎麼了?

我們是住同一個小區不錯,可是有必要一個小區就得一起走麼?

時間在此彷彿凝固。

趙星和與宋麟對視著,我在中間,不知所措。

其他同學同樣目瞪口呆地看著這裡。

他們都震驚又好奇地看向我。

一時間,都冇人說話。

這時,凳子摩擦地麵的聲音響起。

杜京墨站了起來,

她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

忽然上前一步伸手摟住我,

「咱們這麼久不見,還是坐我們家的車走吧。」她這樣說。

我頓時木住了。

隻覺人生恍恍惚惚如夢似幻。

此時,校草在我左邊拉著我的左手,校霸在我右邊拉著我的右手,校花在我前麵摟著我的脖子。

整個班的人都默默看著我們四個,許媛甚至在旁邊咬牙切齒。

我快哭了。

完全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樣。

難道在我認知不到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嗎?

否則,就放個學而已,他們為什麼要爭著送我。

問題是,我們也不熟啊!

或許是我沉默太久,三人竟異口同聲開口:「你選誰?」

我登時一個激靈。

沉默半晌,我弱弱地說:「我可以選擇自己一個人走嗎?」

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杜京墨。

當時我說完想自己走那句話,他們三人都用微妙的神情望著我,我腦子一抽脫口道:「女、女士優先吧。」

於是便成了當下這情形。

我跟著杜京墨在校門口來來往往眾人的注視下坐進了她家的豪車。

一路上我都在想,杜京墨她為何要這樣。

一見如故,

相見恨晚,

還是說這多年再見,她不會對我一見鐘情了吧?

我被自己離譜的想法搞得十分忐忑,

忍不住主動問她:「你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杜京墨猶豫了下,像是十分糾結。

我看在眼裡,心想難不成真讓我給猜中了。

結果就見她湊過來,問我:「你跟趙星和很熟嗎?」

我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她的目標不是我,

而是校草趙星和。

但緊接著我心中隱隱興奮起來。

校花配校草啊……難不成我嗑的cp要成真了?

但轉而又一想,

糟糕。

她不會是看到趙星和的行為,誤以為我跟趙星和有什麼關係吧?

我腦中已經閃出因為各種誤會而造成的各種狗血劇情……猛地搖搖頭,連忙澄清:「不熟不熟,一點都不熟。是因為早上他家的車濺我一身水,心中有愧這才送我回家的,你千萬彆誤會。」

說完這句話,我有些緊張地看著她。

結果就見校花失望地歎了口氣:

「我還想讓你幫我問問他的表是從哪兒買的呢?」

「表?」我的表情像是聽錯了。

她說的,是表嗎?

卻見她真誠地點點頭:「冇錯,限量版的,我搶了好久冇搶到。」

我:「……」

嗐。

果然是誤會。

不過,是我誤會了。

原來校花的目標不是校草,

而是校草的表。

害我白激動一場。

但是既然是這個原因的話……

「你為什麼不自己問他呢?」

我好奇。

杜京墨立刻擺了擺手,

頗有些傲然道:「我要去問他的話,那在彆人看來不就是我主動去接近他嗎?本來現在學校裡就在傳我跟他的cp,我一去,搞得就好像我藉機追他一樣。」

她見我呆愣愣的,撩了撩頭髮,又添上一句:

「姐是不會主動追彆人的,假的也不行。」

我無語。

第二天上學,一想到我身邊的三個大佬我太陽穴就突突突地跳。

給自己做了一百遍心理建設,這才走進學校。

結果一進門,撞見校草。

趙星和從另一邊走來,衝我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笑。

「早啊。」他說。

我吸溜了一口口水:

「嗬嗬……早。」

兩人尷尬地並肩走著,尷尬到我這一路腳趾都能摳出一套彆墅。

趙星和倒是隨和地找話題跟我聊天,但聊的都是些類似於「今天天氣不錯」之類的毫無營養的內容,

成功地把氣氛搞得更尷尬了。

其間我詫異地瞟他一眼,

這傢夥看起來十分高冷,難不成是個自來熟?

但就算是自來熟,這樣跟他聊天我也十分有負擔。

不說彆的,就這一路走來,我已經看到路上遇到的人都目光複雜地望著我。

我壓力好大。

終於到教室了,

我以百米衝刺的心情把包放在座位上,剛要坐下,

「小心!」

趙星和一把拉住我。

我一個冇刹住,一下撞在他懷裡。

那一瞬間我的念頭居然是:

——偶像劇的劇情在我身上發生了,怎麼辦?

……還好,我忍住了。

我忍住了與他對視的衝動,防止劇情再繼續演下去。

我立刻站好。

「怎麼了?」我假裝若無其事十分淡定地問。

但當我回過頭去,其實不用他回答,我已經看到了。

我的抽屜裡有一瓶紅墨水搭在一根木棍上。

隻要我輕輕碰一下,

它就會灑出來,

灑到我的褲子裡。

我抬頭看了看教室。

今天來得有些早,三三兩兩的同學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做自己的事,冇有許媛那群人。

但是除了她們還能有誰呢?

這種手段,我經曆過許多次了。

這次,無非還是讓我在這麼多人麵前出醜罷了。

而且……

想到昨天她給我看的那張照片,

我最不想讓人知道的過去是什麼,她現在已經十分清楚。

就在這時,宋麟和杜京墨也過來了,他們是一起進來的。

「怎麼了這是?」杜京墨問,一邊說著一邊湊近。

我見人越聚越多,歎了口氣,剛要去把那紅墨水收起來。

「彆動。」趙星和說。

他看向我:「你就打算這麼算了?」

我一怔。

「不是,我打算以後找機會再還回去。」我說。

「為什麼不是這次?」他繼續問。

不知是不是錯覺,我在他眼中看到了怒意。

這下我就納了悶了,我都冇生氣,他生氣什麼。

「因為……這次我畢竟躲過了,冇有著她們的道,而且現在人這麼多,要做點什麼讓人看到不好吧……」我縮縮脖子。

「你們打算要做什麼壞事嗎?」宋麟雖然冇掌握全部情況,但他不愧是校霸,已經敏銳地感覺到了。

但趙星和完全冇理他,繼續對我說:「你想哪兒去了,我是說去找班主任,讓她罰她們。」

語氣頗有些哭笑不得。

我聽後,卻無奈地笑了笑:

「冇用的,方纔就說了,我冇著她們的道,她們隨便找個理由就能推脫掉。」

我把那瓶紅墨水拿起來:「下次吧,下次我……」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那要是……有人著道了呢?」他說。

我怔住:

「什麼意思?你是說……讓我再把紅墨水灑到身上?」

這邏輯我有點搞不懂了。

這樣的話,那跟我一開始冇發現直接灑褲子裡有什麼區彆?

而且……

我下意識攥緊衣角,

而且,這是許媛拿到照片後專門針對我設的局。

我疑惑地看著趙星和,結果他還冇說話,杜京墨插嘴:「所以是有人欺負念唸了嗎?」

聽了這麼一會我們的談話,這姑娘終於聽出點味兒來了。

我見趙星和冇有搭理她的意思,於是自己把前因後果簡單跟她說了一下。

她當即一拍桌子。

我忙拉住她:「彆激動彆激動……」

宋麟在旁邊冷冷地說:「敢在我眼底下玩這種手段,簡直活夠了!」

「冇錯!」杜京墨義憤填膺,「太過分了!必須得罰她們!」

我心說他們的情緒也未免太容易上頭了吧,正要進行安撫,就見趙星和一拍杜京墨的胳膊:「好樣的!你簡直是俠肝義膽熱血心腸,是正義的化身!」

杜京墨明顯一怔,

卻也聽出她這是被誇了,於是喜滋滋:「是吧,我……」

「所以一會兒紅墨水潑你身上吧。」趙星和接著說。

我:「……」

一不小心團寵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