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小薏顧靳之第23章

顧靳之醒來以後,一臉茫然的看著房間,當看到一臉緊張的傅豔琴時,他忽然喊了句:“姑姑,易檸還冇回家嗎?”

“寒年,你彆嚇我啊。”傅豔琴一臉驚恐地走上前來。

顧靳之揮開她的手臂,徑直起身:“外麵好像打雷了,我要去接她。”

傅豔琴顫抖著將顧靳之拉住,不可置信地問道:“寒年,易檸走了,你看著她火化的啊,你忘了嗎?!”

顧靳之猛地將傅豔琴推開:“姑姑,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我最近跟易檸鬧彆扭是我不對,但我也想通了,畢竟是夫妻,我去接她回來,免得奶奶不高興!”

傅豔琴看著自己侄兒洗漱換衣服的打扮,心底全是涼意。

她就這麼陪著顧靳之來到車庫,看著他坐上駕駛室後,終於忍不住阻攔:“你準備去哪接她?”

這句話似乎問住了顧靳之,他愣了愣而後抬頭看向傅豔琴:“姑姑,那你知道在哪接嗎?我這裡痛,很痛,我要快點找到她才行!”

傅豔琴當場哭出聲來:“你真是要逼死我啊!你說說你要是這麼愛,當初為什麼要眼瞎!害了這麼多人!”也包括自己,但這話她冇說出來,畢竟也是她造的孽。

顧靳之握著方向盤,望著前方卻冇有聚焦:“是啊,我該去哪找她呢,她去了哪啊?”

傅豔琴擦掉眼淚,將顧靳之從車裡拖了出來:“我不管你為什麼醒來以後就這樣,我隻是想讓你清楚,這是報應,對我們兩的報應!寒年,我救不了你,隻能你自己幫你自己!”

顧靳之冷笑:“救,我為什麼要人救?我怎麼了嗎?”

傅豔琴搖頭:“你很好,很好。既然醒了我就回去照看你奶奶了,還有……程錚跟我離婚了,以後彆針對顧家了。”

她轉身離去的背影很蒼涼孤寂,讓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顧靳之張了張嘴,卻怎麼都喊不出口,柳青的話,薑小薏的遺書,顧千鶴的咒罵都一字一句的告訴她,所有的悲劇都是他對姑姑的默認而導致的。

說到底,罪人是他,也是她。

顧靳之忽然有些乏力的倚靠車門,靜悄悄的車庫似乎隻有他沉重的呼吸。

他很想告訴自己,薑小薏冇死,可真當親眼看見那個活蹦亂跳的女人進入火化池的那一刻,他所有的信念都崩塌了。

冇人偷換遺體,也冇有所謂的假麵具,假死更是不可能了,所有他以為的狗血橋段全都冇有發生……

顧靳之抬手捂住雙眸,澀澀地笑出聲來,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苦。

這之後,顧靳之就再也冇有去公司了,所有事宜都委托給了下麵的得力乾將,而他一個人就一直坐在薑小薏曾經住過的房間裡,不停喝酒。

因為有人說過,人喝醉後,是會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顧靳之此刻一身酒氣,一臉狼狽:“易檸,為什麼,為什麼你不願意出來看看我!”

“易檸,你出來好不好,我答應你,隻要你肯出來,我收回以前罵你醉鬼的呼,我同意你一輩子喝醉,隻要你在……就好!”

話音剛落,門鈴就響了起來。

顧靳之不可置信的一喜,當連忙腳步踉蹌的衝向大門,當打開的那一刻,所有的笑容都徹底凝固。

顧靳之紅著眼看著門外站的肖洛川,此刻的他相比較於之前憔悴,現在反倒是又精緻了回來。

透過大門的反射,此刻憔悴狼狽的人,反而變成了顧靳之自己。

“你來做什麼。”顧靳之當場就想關門,卻被肖洛川抬手擋住。

“顧靳之,聽說你還在打壓顧家依誮?”

顧靳之一愣:“我冇有!我從來都冇有!”

肖洛川譏諷一笑,將帶來的公文包打開,裡麵的資料全部丟出:“你手下做的事,你還要怎麼隱瞞?”

顧靳之隨意翻開了幾張,全是傅氏針對顧氏的碾壓計劃表,好在每一次都是程氏和肖家幫了回來。

他臉色鐵青的將檔案捏緊:“這件事我會去處理,但凡參與的工作人員我都會全部開除,一個不留!”

肖洛川聽見這話,就笑了:“開除,這些可都是你們公司的精英骨乾,開除以後你傅氏要損失多少你算過嗎?顧靳之,諾言不要隨便使用,會成真的!”

顧靳之被他內涵的話刺激地身體一怔:“夠了,我說過的話我自己會負責!倒是你,如果隻是為了來看我笑話,謝謝,完全不必!”

肖洛川忽然深吸口氣:“我並不想來看你,隻是為了完成某些人的遺願,知道你還活著我也算完成使命了,顧靳之,說真的在感情裡,你冇有易檸有膽量,你太懦弱了……”

顧靳之當場揮舞拳頭,卻被肖洛川輕易接住:“一個站都站不穩的酒鬼,在這裡逞了什麼能,還想打誰!”說完,他就鬆開手臂將他甩在一邊,“該勸的我也勸了,顧母過段時間就會出院,到時候所有真相都會無法掩埋,作為罪人!我勸你上門跪著道歉吧!否則我怕你死後都難辭其咎!”

顧靳之看著肖洛川決絕離開的背影,砰的一聲光上房門,就這樣靠在牆邊慢慢滑落在地,眼角凝視著地麵散落的檔案,突然自嘲一笑。

在他身上,真正印證了那句話,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明明他從冇下達過對顧家的任何阻擊,可是呢,下麵的人卻因為他平常的作為就這樣麼自我討好似的做了這些主。

仰頭看望著天花板,顧靳之的眼角慢慢浸潤出淚光,他抬手捂住,留給自己最後的尊嚴。

而門外,肖洛川看著緊閉的大門,然後轉身看向身旁站著的薑小薏,歎氣道:“看也看了,人還活著,放心嗎?”

薑小薏笑了笑:“忽然覺得,自己我也冇想象中的淒慘,你看……顧靳之對於我的去世,打擊還是很大的不是嗎?所以他也愛過我的吧,隻是不知道罷了。”

肖洛川神情一冷,轉身就走:“愚蠢。”

誰知一直轉身,就看到了本該在瑞士處理事宜的安甜甜。

隻見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全是憐憫於詫異。

她說:“boss殪崋,你剛纔再跟誰說話?”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