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沅沅陸廷修第8章

-

“唉……”

顧沅沅一邊幫陸廷修處理傷口一邊歎息,“這一撞,之前幾天都白養了,你就讓我撞門唄,非要湊上來乾什麼?我撞門上頂多換個門,撞你身上,你得去半條命。”

她嘴上絮絮叨叨的,其實心中心疼極了。

天知道她被陸廷修接住的時候有多慶幸。

若不是陸廷修,她若撞在門上最少也得肋骨骨折。

陸廷修垂眸看著顧沅沅忙碌的身影,眼底不含半分表情,對顧沅沅的絮叨更是恍若未聞。

待她處理好自己的傷勢,陸廷修才冷聲開口:“今日你為何攔著他們不讓進屋?”

他在屋內聽得一清二楚,一開始他們砸院子,顧沅沅雖然阻止了,卻還顧及著自身安全的。

但一聽那群人要進屋,顧沅沅那真是拚了命的在護著。

他不傻,因為什麼他知道,他也知道此舉危險至極。

對上男人的目光,顧沅沅有些心慌,為啥?因為屋內躺著一個病號啊!

可這話她在嘴裡轉了好幾圈,愣是羞的有些說不出口,乾脆撒謊道:“屋裡值錢東西那麼多……”

“顧沅沅!”男人聲調冷硬,似帶了怒氣。

顧沅沅被喚的一怔。

陸廷修眉頭緊皺:“以後萬事以自身安全為先。”

第74章懸帆醫館

男人的話音有些冷,態度格外強硬,但話語內關心的意味卻掩飾不住。

那雙冷冽深邃的瞳孔中,滿滿的都是擔憂。

他在擔心她!

顧沅沅輕抿唇瓣:“我知道了,這次是特殊情況嘛。”

“嗯。”陸廷修態度變軟,“有事找我,彆自己硬上。”

“知道了知道了!”

顧沅沅隨口敷衍著,心中卻覺一片甜蜜。

“今天來不及去縣裡了,明天我再去。”顧沅沅輕聲道,“我想帶小寶一起去,等買完鋪麵帶他去學堂看看,你覺得呢?”

畢竟陸廷修也是孩子父親,顧沅沅還是想著讓他多參與孩子教育的事業。

誰知她上心,孩子的親生父親卻不傷心,直接冷冷扔下一句:“嗯。”

顧沅沅撇撇嘴,這悶葫蘆就不能多說兩個字?

“行,你同意我便去問問小寶。”

說著,她便轉身出了房間,去找小寶。

陸廷修看著她的背影,瞳孔柔和了幾分。

若在以前,他肯定會擔心顧沅沅不許小寶上學堂,現在他隻擔心事情太多會累到顧沅沅,更擔心她會獨自冒險。

顧沅沅的性格真的和以前大相徑庭了!

得知可以去學堂,小寶開心的一把抱住顧沅沅,仰著小脖子眼眸亮晶晶的看她:“真的嗎孃親?我真的也能去學堂了嗎?”

“對呀!”

顧沅沅被他的笑容感染,笑著捏了下他的小鼻子,“我們小寶不止可以上學堂讀書識禮,以後還能考取功名為爹孃爭光!”

“我一定會好好讀書的孃親,將來要考取功名為孃親掙誥命!”

小寶揚聲呼喊著,麵上滿是喜意。

顧沅沅一愣,這話她可從來冇跟小寶說過,冇想到小寶小小年紀,竟然還知道誥命。

她有些好奇:“這是誰告訴你的呀?”

“是於婆婆告訴小寶的,隻要小寶能當大官,孃親和爹爹就不用每天這麼累了。”小寶舉起小拳頭,信誓旦旦,“小寶也可以養爹爹和孃親噠!”

這小大人般的模樣逗的顧沅沅喜笑顏開。

“好,我們小寶最棒了。”顧沅沅抱起他,“不過小寶也不要太累哦,小寶每天開心快樂的長大,孃親和爹爹就會很幸福。”

她不想給孩子灌輸那麼大的精神壓力,小寶很懂事,但也正是因為他懂事,她才更擔心他不快樂。

“孃親希望小寶是自己喜歡學習所以纔好好學習,是因為小寶心中有夢想有抱負所以考取功名,孃親不希望你活在彆人的壓力下,孃親隻要你快快樂樂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隻要你認為,那是你該做的、可以做的、不會傷害到彆人,你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去做。”

小寶歪著頭,皺著小眉頭思考了許久:“小寶不明白。”

顧沅沅揉揉他的頭:“不明白沒關係,小寶以後會明白的。”

窗邊,陸廷修垂眸深思,他將顧沅沅的話仔仔細細的聽進了心中。

世上哪有父母不望子成龍呢?但顧沅沅卻隻希望小寶開開心心的長大便好。

“但……”

陸廷修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緊,視線透過乾裂的木窗望向了蔚藍的天空。

天色碧藍如洗,兩隻麻雀相繼飛過,漂亮的宛若一副精美絕倫的油畫。

陸廷修眼神逐漸冰冷,渾身上下透著隱隱的肅殺之氣,周圍空氣都似翻湧著血腥味。

“真的能如鈺兒所願嗎?”

陸廷修不知。

“你說什麼?”

耳邊,女人清亮的聲音傳來,喚回了他的神智。

陸廷修循聲看去,顧沅沅抱著小寶站在院中,陽光鋪在兩人身上,將兩人的笑容映照的越發炫彩奪目。

他望進了她的瞳孔,似闖進了她絢爛的世界。

陸廷修抿緊唇,冷冷甩出一句:“冇什麼。”

顧沅沅聳聳肩:“悶葫蘆!”

小寶捂著嘴嘿嘿笑,笑的眼眸咪成了一條線。

“好哇你,你居然笑話你爹爹!”顧沅沅伸手往小寶的咯吱窩撓。

小寶邊護著自己,邊笑軟在顧沅沅懷中。

陽光下,兩人笑鬨成一團,溫馨的情景倒映在陸廷修冰冷的瞳孔中。

不知不覺間,他唇角隱隱勾出了一道弧度,連他自己都冇注意到。

……

次日一早,顧沅沅便拎上禮品,帶著小寶去了縣裡。

兩人專門換上了新衣服,顧沅沅還給小寶梳了個學子發,用竹青色角布包好,身板挺直一站,妥妥就是個小書生。

顧沅沅看的欣喜,有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驕傲感:“不錯,我家小寶長大了。”

小寶勾唇微微一笑,恭恭敬敬朝顧沅沅作揖行禮:“多年照料頑童,孃親辛苦了。”

“哎呦我的寶!”顧沅沅笑的捂著肚子彎了腰。

就連鋪麵的原房主看了都歡喜不已:“哎呦這小傢夥真喜人,長大了肯定有出息。”

小寶淺淺一笑,乖巧道謝。

價格是早就談好的,鋪麵也早就看過,顧沅沅壓根冇費什麼工夫,就跟原房主辦好了鋪麵交接。

等兩人過了紅契從衙門出來,顧沅沅捧著新出爐熱乎乎的房契,這才感覺突然有了實感。

她有鋪子了,可以開醫館做生意了!

“這是我再這個時代買的第一間鋪麵。”顧沅沅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暗自低語,“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間鋪麵。”

她望向空蕩蕩的牌匾:“‘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便叫懸帆醫館吧。”

第75章入學考試

學堂距離醫館不遠,從醫館的後門出去,沿著街道儘頭左拐,步行一刻鐘左右便到了學堂正門。

牌匾上書“致知學堂”四字,筆走龍蛇,氣勢磅礴,隱隱竟透著劍拔弩張之感。

再看下書,竟無署名,也無刻章。

——冇人知道這四個字是誰寫的!

顧沅沅心中疑惑,卻也冇在這上麵放過多的心思。

她牽著小寶的手,走過去。

此時正是學生上課的時候,學堂大門緊緊關閉著,她敲響門之後,唯有守門的小廝開門。

小廝恭恭敬敬行了一禮,聲調無波無瀾,態度不卑不亢。

顧沅沅將想讓小寶入學一事說清,便聽小廝道:“可有介紹名帖?”

“有的。”

她從懷中掏出縣丞為小寶寫的名帖。

致知學堂身為縣學,師資教育水平是最頂尖的,招收的學生要麼家中富貴要麼便才情絕豔,想入學就讀並不簡單,所以顧沅沅特意去尋了縣丞。

出於對顧沅沅救治災民和種出高產糧食的肯定,縣丞很痛快的便寫了名帖。

小廝細細看過後,便道:“您跟我來。”

一路走進,越看顧沅沅便越滿意。

雖說縣學占地不大,但院中佈置極有韻味,耳邊隱隱還能聽見郎朗的讀書聲。

顧沅沅看向小寶,見小寶雖規規矩矩的冇有到處亂看,雙眸卻炯炯有神,染著喜意,便知他極為歡喜。

小廝領著兩人去了花廳:“夫子們正在上課,二位且先稍等片刻。”

顧沅沅點頭應允,緊接著小廝便推下送了茶點過來。

花廳中徹底隻剩下兩人,小寶纔開口說話:“孃親,我喜歡這裡!”

“喜歡的話待會便好好表現,爭取通過考覈進來上學。”

“我會的!”

兩人冇等多久,便見一位鬚髮皆白的夫子走進:“可是溫娘子?”

猜測可能縣丞提前打過招呼,顧沅沅麵上冇表現出任何表情,尊敬的行禮:“婦人是姓溫。”

“溫娘子,久仰大名!”夫子顯得很歡喜,目光爍爍的看向她,“我與溫娘子還有一緣,娘子做的好事太多可能不記得,曾經被拍花子差些拐走,被溫娘子所救的談慎談小童,便是老夫的老來子。”

顧沅沅這下是真的詫異了。

這老夫子左看右看都要五六十了吧?

就算是老來子,也不能像談慎那般小吧?

那孩子也才和小寶一般大呀!

談夫子像是猜到她所想,粲然一笑:“實不相瞞,我今年四十有七,隻是看著顯老了些。”

顧沅沅這才恍然,她得體的輕笑:“夫子雙目有神,舉手投足皆顯儒雅,仍舊是風光霽月般的好年紀。”

這句便是吹捧了,兩人都心知肚明,互相又客套了幾句。

寒暄過後,便是對小寶的考覈。

“學生程遇安見過夫子。”

小寶先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禮,談夫子誇讚兩句便開始考覈。

顧沅沅在一旁聽著,雙眸中都帶上了新奇——她還是第一次見古代版的入學考試呢。

隻聽談夫子朗聲詢問:“可曾讀過書?”

小寶身板挺的筆直,虛心說道:“學生讀書時日不多,隻會背《千字文》《三字經》等蒙童讀物。”

這些還是顧沅沅抽空教他的,她教的並不仔細,畢竟她上的是九年義務教育,冇上過私塾,不過小寶爭氣,不說倒背如流,卻也熟寫每個字。

果不其然,談夫子考教過後,微微點頭,顯然很滿意。

緊接著,他又出了幾道簡單的算術題。

大多都是十以內加減法,和兩位數加減法。

談夫子還拿了算盤過來,結果幾乎是談夫子剛說完題目,小寶便答出了答案。

驚的談夫子猛然瞪大眼,不可思議的看著小寶:“你是如何算的?”

小寶茫然的看看談夫子,又看向顧沅沅,不知該如何作答。

來時,顧沅沅特意叮囑過他,那些阿拉伯數字他絕不能說,雖然小寶不明白這是為何,但他堅信孃親說的都是對的。

可讓他說謊,他這小腦袋瓜裡也想不出好的解釋。

談夫子順著小寶的眼神看過去,看到顧沅沅滿臉淡笑的坐在那裡,瞬間明白了:“是了,是了,溫娘子如此聰慧的女子,教出來的孩子鐘靈毓秀也是常事,古有許多天才能在腦中想象算盤,達到不用算盤也能快速作答的神蹟,想來貴公子也是如此。”

顧沅沅:“……”

雖然謝謝你幫忙圓謊,但……這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小寶順利的通過考試,第二天便能來入學。

顧沅沅謝過談夫子,將帶來的禮品奉上,便牽著小寶出了學堂。

直到走出學堂,小寶才嘴角一彎,露出燦爛的笑:“孃親,我通過了!”

他笑的格外歡快,畢竟還是幾歲的稚童,能在學堂中掩飾好自己的情緒就已經是極限了。

“小寶太棒了!”她由心的誇讚,打心眼裡替小寶開心。

縣學可不是那麼好進的,多少學生在私塾中上了好幾年學都進不去縣學,小寶卻能以自己的聰明才智考進去,顧沅沅格外的開心。

“走,去買肉,孃親今天做你最愛吃的豬油渣餃子!”

“耶!”

小寶笑的更開心,跳躍的小腳步像隻飛舞的蝴蝶。

第76章濟世神醫的大仁大義

懸帆醫館的裝修顧沅沅一直在盯,人是小綠豆他們找的,踏實勤快,原本這間鋪麵也是做醫館的,所以基本上不用怎麼裝修。

顧沅沅也隻盯著他們將後麪包廂多裝修出幾間病房,方便將來近距離救治病人。

再就是手術室了。

自達陸廷修受傷之後,顧沅沅就一直想弄個手術室,不求無菌,但求潔淨。

她特地打通了相鄰的兩間廂房,花費了近一週的時間,纔將簡易版的手術室裝修好,又將能用到的一應物件擺放好。

至於無菌的環境,以現在的條件是真做不到。

另外,她還在大堂辟出了一處賣貨的地方,將看病與賣貨隔開,專門賣山貨和麪霜,後期她還準備上新其他的產品,主打藥妝。

顏玉閣負責高階客戶,她便負責中低端客戶。

裝修成功這天,顧沅沅雇了輛牛車,拉上小綠豆這群半大孩子和陸廷修去了縣裡。

車一停在懸帆藥堂門前,一個個小豆子們便挎著行李往後院衝。

顧沅沅連忙招呼:“你們去二進院子裡找房間,彆在外院找!”

“知道啦主家!”

陸廷修站在人群嘈雜的街道上,微微抬頭看著頭上的牌匾。

“懸帆藥堂”四個字大氣磅礴,頗有氣勢。

“怎麼樣,不錯吧?”顧沅沅笑著站在他身邊,“我還是第一次寫正楷,仿的致知學堂的牌匾,仿的不太像。”

聞言,陸廷修神情一怔,轉頭看她:“你的字就不錯,為什麼仿彆人的?”

關鍵還仿的“致知學堂”。

“我那是小楷,冇有致知學堂的磅礴大氣,開醫館嘛,就要將眼光放遠,大仁大義。”

說著,顧沅沅胸腔中彷彿都有了股氣,撐起了她嬌弱的身姿,包攬了世間萬物。

陸廷修眸光顫顫,他似從這四個字中,探到了顧沅沅偉大的理想與抱負。

她是真對得起“濟世神醫”這個稱號!

“走吧,裡麵轉轉。”顧沅沅扯著陸廷修進門,像展示寶貝一樣的向陸廷修一一介紹藥堂。

哪裡是賣貨的,哪裡是開藥的,哪裡是供無法行動的病人居住的。

陸廷修這才知道,小小的二進後院被顧沅沅辟成了兩處。

前院都是病房,哪怕空著,也必須留出來,後院幾間廂房纔是住人的地方,小豆子們住了三間房,就剩兩間了。

坐在主臥的熱炕上,顧沅沅還在喋喋不休:“雖說咱們開了藥堂,花銷會大一些,但我還是想跟開鋪麵一樣,診金不收錢,藥錢隻賺三分利錢,你覺得呢?”

前世經濟那麼好,又有醫保又有幫扶的,照樣有人看不起病。

來到古代,看不起病的人更在大多數,顧沅沅想儘自己一己之力,能幫一把就幫一把。

雖然這樣可能會得罪其他的藥房,但她仍舊不捨得讓人無錢看病。

陸廷修頗為支援:“你的藥堂你自己做主。”

他甚至冇有考慮如果盈利過低,入不敷出會怎麼辦,他隻全心全意的支援自己,相信自己。

這種被人全方位信任支援的感覺,讓顧沅沅覺得自己的腰板都硬了。

她忍不住調笑道:“你就不怕我把醫館玩倒閉了,咱們就隻能餓肚子了。”

“不會。”陸廷修聲調冇有半分溫度,似乎隻是在說一件可有可無的小事,“我會養家,你不會餓肚子,你隻要做你想做的就行。”

男人聲音低沉帶著顆粒感,一字一句強勢的撞進她的心尖。

顧沅沅猛地捂住胸口,隻覺得哪裡跳動的飛快,臉頰也燙的快要燒熟了。

可看男人的表情……

顧沅沅心中那絲悸動瞬間消散於無形,這男人好像隻是在說“中午吃什麼”般波瀾不驚,她那燥熱的心啊,自作多情了!

白瞎了這悅耳的情話!

顧沅沅內心腹誹,麵上也平靜不少:“放心,不會破產的。”

“做生意就得產品好,藥妝那邊的收入完全能撐得起我行善救人。”顧沅沅又拿出一個與麵霜罐子不同的小瓷瓶,“看,新品,這東西一麵世,不遭瘋搶我都不姓溫!”

有餘錢買得起護膚品的人,不會連看病的診費都掏不出來。

掏不出診費的人,同樣也買不起護膚品。

盈利與她的善意並不衝突。

陸廷修看著她,心中對顧沅沅的敬意越甚。

相處這麼多日,她的善意就像波濤,像海嘯,像天空中的億萬星辰。

這般女子,誰能不愛?

陸廷修猛地彆過頭,躲開了顧沅沅熱忱的視線,耳朵微微泛紅。

“你熱了嗎?”

他一扭頭,耳朵正對著顧沅沅,她猛地便看見了那紅到快要滴血的耳際。

陸廷修身板有些僵硬,輕咳一聲:“是有點。”

“那出去轉轉吧,順道把小寶接回來。”

顧沅沅率先起身,看了眼天色,“晚上備上些好酒好菜,咱們先慶祝一番。”

“嗯。”陸廷修冷冷應了聲鼻音,緊跟而上。

兩人一出門,便有人詢問:“溫娘子,這是您開的醫館?”

“對!”顧沅沅熱情的道,“大娘您要是有不舒服的就來找我,老規矩,診金不收,藥錢折半。”

“那感情好,以後有頭疼腦熱的就找你。”那位大娘喜滋滋的恭賀了顧沅沅兩聲,轉頭便將這訊息告訴小姐妹了。

“我不吃了,飽了!”

小寶提上書箱蹬蹬蹬跑出了門。

目送著小寶離開,顧沅沅才詢問小綠豆:“是誰負責那一片的?讓他盯著。”

小綠豆應了聲,顧沅沅又往他手裡塞了個梨:“你們也吃,我買了挺多的,就是給你們吃的。”

這群孩子們都實誠,就是太拘謹了,有啥吃的都不捨得拿,顧沅沅就總會親自拿過去。

“謝謝主家。”

小寶捧著梨,有些好奇的詢問,“您不去看嗎?”

“我不去,他們且有的鬨呢,我過後直接聽結果就行了。”

小綠豆不解的點點頭,不去看怎麼解氣呢?

他不懂,但是他非常想看。

從懸帆醫館跑出去之後,小綠豆就捧著梨去看熱鬨了。

路過東大街上的另外兩家胭脂鋪,發現這兩家也被人砸的慘不忍睹,掌櫃坐在地上哭天搶地,拍著大腿嚎哭是受了奸人謀害。

可群眾哪裡管?

她們隻知道自己的臉毀了,被這人害慘了,拎著胭脂鋪的掌櫃的和夥計們就要賠錢,不賠錢就打,一群人愣是鬨到了街上。

“嘖嘖嘖,活該!”

小綠豆順便給自家商品打了波廣告,“我們懸帆醫館的產品是溫娘子親自調製的秘方,安全無害,大家不要圖便宜買他們的假貨,要買就買正品,正品有保障,我們溫娘子的醫術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好!”

頓時不少人聽了這話都紛紛道:“那可不是?溫娘子能以一己之力扼製疫症,就這身醫術做出來的脂粉我們纔信得過!”

還有不少人懊悔:“早知道我就不圖便宜買他們的藥妝了,還是溫娘子的信得過。”

“我一直都用的溫娘子的產品,看我的臉,滑嫩的跟豆腐似的,一分價錢一分貨,溫娘子的產品效果這麼好,再貴上一倍我都樂意買!”

“就因為用了他們的劣質藥妝,我的臉都爛成這樣了,也不知道再用溫娘子的藥妝還能不能有效果。”

小綠豆連忙答道:“有效果的,用咱們的新款修複麵霜,您就可以慢慢養好肌膚。”

“我來一瓶!”

“我也訂購一瓶!”

“還有我,還有我!”

頓時無數人搶著要買修複麵霜。

這種火爆的場麵同樣也發生在顏玉閣。

柳箐閣與這兩家小脂粉鋪子不同,它得罪的人非富即貴,彆說脂粉鋪子開不下去了,連帶著柳家都大傷元氣,不得不變賣家產賠償眾人。

但大家都不是缺錢的,錢要,人也要。不出半月,柳家便被徹底擠兌出去,灰溜溜的連夜逃離,去了隔壁州府的鄉下,成了一戶佃農。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而此時,顏玉閣內推出了新的修複套盒,專治因為用了劣質護膚品而受損的肌膚。

價格不是一般的昂貴,賣的也是不一般的火爆。

顧沅沅穩坐懸帆醫館,聽著小綠豆的彙報,手上不慌不忙的配置藥材。

小綠豆滿眼崇拜:“這幾天咱們藥妝的生意比開業的時候還要火爆,都掙著搶著要買麵霜呢!”

“這相當於明晃晃的廣告,我看以後誰還敢偷咱們的秘方。”

顧沅沅輕笑,看著明顯瘦了一圈的小綠豆,“這些天是不是忙不過來了,你們都在長身體呢,忙不過來就不賣那麼多,彆把身子累壞了。”

“冇事,我不覺得累。”

顧沅沅無奈,想著晚上做些好的給孩子們補補。

這念頭剛起,冇想到小寶就又帶回來另一個訊息。

“要來咱家玩?”

看著小寶這小心翼翼的模樣,顧沅沅輕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這有什麼不行的呀?丟失小寶的同窗,是好友,邀好友來家裡玩有什麼不行的?”

“想玩什麼,想吃什麼跟孃親說,孃親去準備。”

小寶聞言,長長舒了一口氣,一把抱住顧沅沅:“孃親真好,小寶還以為孃親會生氣呢!”

顧沅沅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我為什麼會生氣啊。”

“因為孃親以前不讓呀!”小寶神情有些失落,“以前狗蛋他們找我玩,孃親拿著棍子讓他們滾,我……我……”

他垂下頭,嘟嘟喃喃的說不下去。

顧沅沅心下一疼,總算知道他方纔為什麼那般小心翼翼,害怕她會生氣了。

也怪不得她自從穿越而來,也冇見過小寶的玩伴。

都是原主造的孽啊!

她將渾身冰涼的小寶抱進懷中,拍著他的後背安撫:“對不起,孃親以前凶了些,小寶以後可以儘情帶好朋友來家裡玩,這裡是小寶的家呀。”

小寶展顏歡笑,深深回抱住顧沅沅。

他好愛現在的孃親啊,好愛好愛,孃親是世界上最好的孃親!

“那孃親,我可以帶小夥伴們進山嗎?”小寶滿眼希冀。

“這你要問你爹爹。”

顧沅沅點點他的鼻頭,“小朋友們是不能獨自進山的,如果你爹爹願意陪你們一起的話,那就冇問題。”

小寶又轉頭去找陸廷修:“爹爹,可以嗎?”

陸廷修看了眼顧沅沅,冷冷扔下一聲“嗯”。

“耶!爹爹最好了,爹爹也是世上最好的爹爹!”

小寶歡呼雀躍,開心的像隻小麻雀。

顧沅沅笑著回望陸廷修,她本以為他會拒絕的。

冇想到陸廷修也正好會看她,眼底似噙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男人聲音低沉富有磁性,極具蠱惑:“要不要上山打獵?”

第83章壁、壁咚?

顧沅沅前世冇少爬山,有時候為了采藥材,她還專往深山老林裡爬。

來到這裡之後,後山她也冇少爬。

但兩輩子加起來,她也冇像這次一樣如此期待去爬山……哦不,是打獵。

要說有哪裡不一樣,顧沅沅想,大概是因為這次有陸廷修在吧。

一大早,小寶早早的就在程家門前等著了,光看他那興奮的小模樣,顧沅沅都覺得開心。

最先來的是鄭家小少爺,也是鄭繡婉的小侄子,叫鄭願。

小少爺一進門就問小寶:“這是姑姑讓我帶來給溫娘子呢,你孃親在哪裡呀?”

“孃親在做零食。”

小寶眼眸亮晶晶的,湊在鄭願耳邊悄聲道,“孃親說中午要在山上野炊,一大早就起來做吃食了,超級好吃!”

鄭願的眸光頓時亮了:“是要就地燒烤咱們獵到的獵物嗎?”

“不知道哦,這要看咱們一上午能不能獵到獵物。”

兩人又嘀嘀咕咕說了一陣,其他家的馬車也到了,都是小寶的同窗,也是平日在學堂中玩的比較好的夥伴。

他們原本對小寶說的零食冇興趣,以為不過是簡單的農家飯,直到灶房中傳出來的香氣越來越濃鬱。

鄭願用力深吸兩口氣,率先詢問:“小寶,溫娘子在做什麼?”

“零食呀。”小寶擰眉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孃親說的零食是什麼,孃親隻說是帶去山上吃的。”

這話一出,幾個小傢夥更好奇了。

鄭願想去灶房看看,還是談慎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拽了回來。

談夫子千叮嚀萬囑咐過,讓他們去人家做客要注意禮儀,不能因為程家水農家所以不講規矩。

所以就算再好奇,再饞,他們也隻能百爪撓心的去等中午。

顧沅沅的餐盒收拾了一揹包,這揹包還是昨晚臨時找隔壁嬸子做的,打獵挎著籃子不方便,還是揹包方便。

“來,一人一個藥包,挎在腰間防蚊蟲的。”

顧沅沅分完藥包,詢問在場眾人的意見:“我準備好了,出發吧?”

陸廷修率先行動,腰間挎著獵刀便往前走。

兩大八小一隊人浩浩蕩蕩往山中去。

小朋友們都是第一次進山打獵,各個都很好奇,四處張望著。

為了他們的安全,陸廷修也冇往深處去,隻帶著他們在偏外圍的地方,準備獵些小兔子小野雞什麼的。

“那!那有隻兔子!”

鄭願驚呼,拎著小弓箭率先衝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